当前位置:主页 > V车生活 >10年未娶进一个姑娘的“现代原始村” >
10年未娶进一个姑娘的“现代原始村”
上传时间:2020-08-07点击:377次

村民中一大半都有手机,有的还会在手机上打游戏,但村里不通班车,没有商店,吃水要开车30多公里去拉……陕西宜君县雷塬办事处岭里村就是这样一个现代的“原始村”。因为自然环境艰苦,人口已由上世纪70年代末的160余人,减少到现在的50多人。

路况:不通班车下雨就出不了村

岭里村处在宜君、白水、洛川三县交界处,前岭、后岭、木瓜滩三个村民小组呈三角形分布于山梁的最高处。站在岭前组前面的土崖上向南俯瞰,可以望见一条白带子一样的洛河从山谷中间曲折流过。

“整个一道山梁都是村里的地。”前岭组组长高和升挥手一指,所到之处就是岭里村50余口村民可以赖以生计的土地。高和升说,村民靠这些土地,这些地却要靠天。雨水充裕了,地就多产些;遇到干旱年份,整片整片的地都颗粒无收。

10年未娶进一个姑娘的“现代原始村”
廖家福站在村道上望着自家破旧的院落

因为地处偏远,进出村子的交通一直是个大问题。岭里村距雷塬办事处约15公里,下了通乡水泥路到村里,还有一段近8公里的土路。因为坡急路狭,至今没有班车跑这条路。

最要命的是下雨和下雪,“雨下多久,村里就与外界隔绝多久。”高和升说,今年正月那场雪断断续续下了半个多月,村里的人从正月初五一直到月底都出不去,拉的水吃完了,最后连窖里的存水也吃完了。走进村民家里,几乎家家户户的院子里都放着一个大塑料桶。因为村里打不出水,附近也没有引水的水源,村民要用这样的大塑料桶到别的地方拉水。

据村民介绍,他们拉水的地方是白水县的收水乡,距离大约20多公里。村民往往一早就开着四轮车出发,到中午时分才能拉回来一趟。

水来得不易,吃用上就特别仔细。记者注意到,村民的院子里都有一个水泥槽或者粗瓷瓮,洗用过的水不是随意泼洒到地上,而是倒在水泥槽或者粗瓷瓮里,给养的畜禽再饮用。

人口:村里近10年来只办过一场婚礼

因为村子小,地处又偏僻,岭里村至今没有一个小商店,村民买包盐都得到镇上去。

采访中,高和升的妻子白刘花给记者讲述了她最近一场患病的经过。3月末她感冒了,后又引发呼吸道感染并发烧。因为村里没有卫生所,高和升开车送她到镇上的卫生室看病,当天就打了几瓶吊针。第二天原本还要继续去打吊瓶,可天下起了雨,山路湿滑出不去。接下来的一天,天还下雨,她又不能去镇上打吊瓶。“我就发着高烧在家等天晴。”白刘花说,因为耽搁,原本只是个小病,最后让她花了一千多元,最近才治好了一些。

因为自然环境恶劣,别的地方的姑娘都不肯嫁到岭里村来。据了解,近10年村里人口都是只出不进,未娶进来一个外村的姑娘。今年31岁的刘小涛2007年娶了本村的一个姑娘,两人的婚礼也成了村上近10年来举办的唯一一场婚礼。高和升说,他唯一的儿子3年前也到白水给人家做了上门女婿。

未来:“搬迁也不容易,但总比没希望强”

采访中,记者发现岭里村的村民在经济上并不是很困难,相反有的家里收入还不错。据了解,该村耕地面积750亩,人均耕地6.5亩,现在都种地膜玉米,遇上雨水好些,收成相当不错。采访中,走进每家的院子,粮仓里都满是待售的玉米。据了解,一季收成一家一户都有上万元甚至数万元。

与此形成对比的是村民住的土窑洞。这些窑洞最老的已超过百年,大部分都住了四五十年,年久失修,显得很破旧。

“有时不是钱的问题,是没那个心劲。”廖家福说。廖家福有两儿三女,现已全部成家并在外居住生活,家里只有老两口。“把屋子收拾那幺好给谁住啊?”他说。采访中记者也发现,“搞一搞就行了”在岭里村村民中已是一种普遍的心态。

据了解,1977年时岭里村人口为160多人,目前36户仅有50多人。“按照这样下去,20年后,这个村就没几个人了,自然就消失了。”高和升说。他表示,过去人住在这里、生活在这里没有选择,现在社会越来越开放,走出去也是必然的趋势。

但村民还是希望在有生之年搬离这个地方,开始一种新的生活。村民郭成喜说,几年前就听说有移民搬迁的政策,从那时起他就很期望。“当然搬迁也不容易,但总比没希望强。”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猜你喜欢